商品房买卖 小产权买卖 房地产项目收购 房产赠与 涉外房产 建筑施工 土地征收 划拨土地用房 房地产抵押 工程招标
二手房买卖 经济适用房 房产租赁 继承房产 物业管理 房屋拆迁 土地承包 回迁房 宅基地 房地产案例
首席律师
何焕明 律师
手机:13928773272
QQ:1435630199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律师简介][联系律师]
首席律师
高德刚 律师
手机:13926075770
QQ:493270272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律师简介][联系律师]
法律法规更多
  你现在的位置:广州房产律师|房产建筑律师|建筑工程纠纷律师网 > 新闻资讯 > 正文
老母穷困潦倒需赡养 儿子患绝症无能为力 30年积怨 横亘母子前的鸿沟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上海法治报 上海法院网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3-03-21     

什么样的案子让执行法官宁愿自掏腰包呢? 资料照片

 

  □法治报记者 王川法治报通讯员 夏芸

    “谢谢你们,要不是有你们这样好心的法官,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我还有最后一个心愿,我知道自己快要不行了,我真的很想再见见我妈妈,你们能帮我和她说吗?”躺在病床上的杨大 (化名)苦苦哀求着法官。

    “我不会去看他的,想当初他为了要那200元钱和我撕破脸,现在快死了倒想到我了,我不会去看他的。”年过七旬的金老太当得知杨大想要见自己时愤懑地说道。

    这到底是一对怎么样的母子,这又是什么样的案子能让执行法官心甘情愿自掏腰包为杨大支付了360元的赡养费呢?

 

母子相依为命却因200元反目

 

    1934年出生的金老太,解放前是地主家的千金小姐,金老太读到高中时因家中发生变故而半途辍学,并于1953年嫁给杨大的父亲,次年生下杨大。原本一家人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可是在杨大出生后没多久,父亲因病去世。 1966年金老太带着杨大改嫁给了第二个丈夫,先后生下两个儿子,金老太生怕杨大心里会有想法,对他百般疼爱,而金老太一家也过得其乐融融。可惜好景不长,没多久金老太第二个丈夫也去世了。 1970年金老太带着三个儿子再度改嫁。

    1982年已经成年的杨大娶了另外一个村的姑娘为妻,由于自己家里条件差,杨大只能选择入赘女家。婚后,杨大还是经常会带着妻子一同去看望金老太。当时杨大和妻子是在工厂上班,收入并不高,不过杨大仍然会给金老太偷偷塞点钱嘱咐她买些补品。可是这温馨的场面却在杨大妻子生产前戛然而止。

    因为孩子迟迟没有动静,医院要求杨大交纳200元催生费,便于医院采取措施使孩子尽早出生,以免发生意外。可在妻子入院后,家里的大部分钱都已经耗尽了,要他一下子拿出200元根本就是天方夜谭。而妻子家里是务农的,也没有那么多钱。于是他找到金老太,希望母亲能帮自己一把。可是谁知道金老太一口回绝,并表示自己没有钱,这些年没有问他要钱已经不错了。无论杨大如何哀求,金老太始终坚持自己没有钱。这让杨大很伤心,这么多年自己总是给母亲塞点私房钱傍身,可是现在自己有事,母亲却这样的冷漠。杨大只能硬着头皮到妻子的亲戚家去借钱救急。

    这次的事件使杨大和金老太之间产生了隔阂,杨大再也没有去看望过母亲。而从1991年至1999年期间,金老太三次将杨大告上法庭,第一次要求支付赡养费,到后来两次要求增加赡养费,这让母子之间的关系彻底破裂。在随后的日子里,杨大按照法院判决每月承担金老太60元赡养费,每个季度给付一次。

 

母亲生活窘迫儿子病危卧床

 

    金老太的二儿子后来也娶了别村的姑娘离开了母亲,只有小儿子一直没有工作也未娶妻,跟着母亲一起生活。而金老太的第三任丈夫虽然没有与金老太分开,但是两个人也经常因琐事争吵,甚至到了分居的地步,金老太带着小儿子住在一起。由于小儿子在找工作时总是高不成低不就,导致两人每个月就靠杨大所支付的赡养费过活。虽然杨大从来没有迟给或者少给赡养费,但是金老太对杨大却是满肚子的怨言。她觉得这个儿子对自己不孝顺,从结婚开始从来没有正式给过家里钱,倒还想问自己要钱,因为自己不给钱还不和自己来往了,这样的儿子太狠心了。

    而杨大通过自己的努力生活倒是越过越好, 1988年时还在村里盖起了自己的房子。但是因为当初自己在最困难的时候母亲没有帮自己一把,杨大心里一直有根刺,他觉得自己从小就跟着母亲一起生活,感情应该是最好的,而且母亲过去对自己也好,自己虽然没有给过家里钱,但是一直都是偷偷给母亲钱的,可是一提到问她要钱竟立刻就变脸了,根本不顾自己的感受。

    母子俩就这样互不往来地度过了20余年,只是杨大按时去把赡养费给母亲。直到2012年,事情有了改变。那年杨大被查出肺癌晚期,开始了住院治疗。也正因此,杨大没有能将赡养费继续按时支付给金老太。金老太在收不到儿子赡养费后,于当年4月向法院提出了执行申请,要求杨大支付前三个月的赡养费180元。

 

执行遭遇两难法官自发捐助

 

    执行法官最初拿到这个卷宗时有点意外,在申请书上金老太写道自己年事已高,并体弱多病,无任何生活来源,小儿子也没有工资收入,现任丈夫也对俩母子不闻不问,她们的生活越发拮据。而杨大则是自己唯一的希望,所以只好向法院申请执行。一共就180元为何杨大不肯支付给金老太呢?执行法官拨通了杨大家的电话后才得知了一切。杨大家里所有的积蓄都用于治疗,没有劳动收入的杨大也没有能力支付赡养费。但从法律角度上讲,杨大并不能因此免除支付义务。经过法官的努力,杨大最终同意支付前三个月的赡养费。

    转眼半年过去了,可是就在2012年10月,青浦法院又一次收到了金老太的申请执行书,这次金老太要求杨大支付半年的赡养费360元。执行法官按照程序采取了查询措施,竟发现杨大的银行账户中有1000多元存款。那为何杨大又不支付金老太赡养费了呢?是不是又有什么意外发生了?

    执行法官决定先到村委会去了解杨大家的情况。据村委会干部介绍,杨大的在世时日已不多,目前也已经从医院回到家中,终日药不离身。因为杨大生病需要照顾,杨大的妻子只能辞工在家照料丈夫,儿子也因体弱多病在家休息,整个家庭都没有了收入来源,而高昂的药费也早已让这个家庭负债累累。当初杨大的一部分治疗费用还是通过村里的救助才得以凑齐。

    金老太一而再到法院来申请执行要求杨大付赡养费,而且数额又不大,她又究竟是为了什么呢?于是法官决定也到金老太家去一看究竟。

    来到金老太家门口,那是一栋老式的木地板的两层楼小房子,法官起初以为金老太就住在这一栋房子里,可是在金老太小儿子带领下,才发现原来金老太是住在房子二楼。黑漆漆地木头楼梯没有一点亮光,走进屋子,法官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就一张大床,在往里是一条1米多长的弄堂,放着桌子,屋子里堆满了杂物。金老太娘俩就住在这个地方,难怪她总是要催杨大给钱了,法官心中暗暗想到。

    可杨大的情况也不比金老太好多少,当法官将杨大的现状告诉金老太后,老太太第一句话不是问问儿子现在如何,反而是问自己的赡养费要怎么办,而且她坚持要儿子支付赡养费,不能少一分钱。看着这样的环境,听着金老太的话,法官的心里犹如五味瓶打翻了,什么滋味都有。

    如果按照法律程序,法官完全可以从杨大账户上划扣360元赡养费。可是如果真的这样做了,不就等于将杨大一部分的救命钱给拿走了。但如果不给金老太钱,估计金老太和她的小儿子也就失去了最后的救命稻草。

    执行法官在与庭长商量后,庭长认为启动救助资金周期太长,而且就360元钱,数额不算大倒不如自己掏腰包为杨大 “买单”更能解决问题。于是庭里几个领导和执行法官各自掏钱出来,法官再次来到杨大家,让他安心养病,同时将金老太半年的赡养费给她送了过去。这才有了刚开始的一幕。

 

法官说法

 

执行也需要温情之花

 

    在金老太和杨大母子的故事中,无法判断究竟谁对谁错,作为母亲也许因为多年来一直没有稳定生活而使她害怕自己没有钱傍身,作为儿子因为母亲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出手而使得他心灰意冷。当杨大提出要见母亲最后一面,金老太断然拒绝了,这说明两个人之间的鸿沟早已无法再搭起连心桥。

    在这起案件中,作为执行法官,从法律的角度出发,金老太要求杨大支付赡养费无可厚非,而且杨大的银行账户中有足够的钱支付。但是从人情的角度而言,如果将钱划扣了那就是要了杨大全家人的命。最终通过庭里的捐助,这起案件算是圆满落幕。虽然每个人并没有捐多少钱,但是却体现了执行法官的司法人文关怀之情。

 

律师简介 房屋买卖 联系我们 管理员登录
Copyright© 2011-2013 广州房产法律咨询网-广州房产法律咨询网-何焕明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州市南沙区丰泽东路106号(自编1号楼)X1301
公司:广州秀君易法律咨询有限公司
电 话:13928773272 站长:何焕明律师 QQ:1435630199 E-mail:1435630199@qq.com

技术支持:律师建站